[瑞愛生醫] 我的不務正業

[瑞愛生醫] 我的不務正業

我念電子工程,現在做生醫產品開發 ──「我的不務正業」!

從小學開始,每次遇到作文題目是「我的志願」,都是寫我要當老師。這個志願一直到順利考上師範大學後,竟開始有了轉變。發生轉變的原因是因為終於了解到,當老師並不是唯一的出路,這個世界有太多機會,選擇比努力重要,於是給了自己一個答案,離開師範體系,前往理工名校交通大學就讀電子研究所。

交大的教育洗禮,成就不同人生

交大與師大的教育風氣迥異,校園裡面充滿創業與科技的空氣,更充滿濃厚的新竹科學園區工作熱潮,每到用餐時間,校園裡面會充滿許多掛著竹科公司識別證的員工進到校園吃飯,這對於習慣師大校園人文書香氣息與教育奉獻氛圍的我來說,是第一個衝擊。我在就讀交大電子所期間,努力學習半導體電子科技,希望未來能夠成為頂尖的半導體科技人才,為社會所用。當我在交大四年期間攻讀博士學位時,我的人生因為我的選擇,已經徹底改變了。

交大電子工程的學習歷練後,進入產業投入科技研發

我和大部分交大的同學一樣,順應時代的潮流,畢業後立即投入科技公司研發工作。以前常聽人家說竹科新貴,沒想到有一天我也成為了所謂的竹科新貴。也許我不了解竹科新貴和一般人有何差別,我只是夜以繼日不停地工作,讓負責的專案能夠順利推進,讓我服務的單位因為我的付出能夠得到一絲絲的進步與成就。因此,我在投入工作五年內獲得了大量的專利與成果,也充分學習到一家科技公司的研發部門,究竟在做些什麼,需要如何與其他部門合作精進。有一天突然發現,有些公司產品的毛利率,居然高得嚇人,原因就在於價值不同。此時內心開始激盪,我能不能做更高價值的產品! 能不能幫助更多人!

生命中出現第一個生技醫療領域的貴人

自從2009年結識了清大生技所洪偉立博士,我就知道這輩子離不開生醫產業了。洪博士是生命科學專家,他從事生物科技研究多年,深諳生物研究的許多不方便性,於是洪博士無私地與我分享,告訴我許多現有的痛點。我以一個ICT從業人士的觀點,很快的給出解決方案,結合洪博士的市場需求,形成了所謂的Bio-ICT行業,也取得了初步成功,看見了價值。很不幸地,洪博士因病過世,我頓失依靠,茫然無助,不知道下一步在哪裡。於是我重新回到最熟悉的ICT產業,成為了一隻鴕鳥。

重新出發,創新創業,堅持為人們健康把關

離開Bio-ICT產業,回到台灣成熟的電子工業服務五年後,重新盤點自己,認識自己,原來我追求的,還是價值兩字。我已邁入不惑之年,應該為社會多做一點事,假如我能夠創造價值,幫助人們,為什麼不堅持下去呢? 於是我下定決心開創自己的生醫事業,守護人們的健康,幫助人們能夠做好居家健康監護,並且與醫院相輔相成,早期發現大腸癌與腎臟病的病徵,早期治療,家人的健康就是家庭的幸福,守護健康就是價值的表現,這就是當初洪博士帶給我的啟發,而今清華大學已經為洪博士設立了洪偉立博士紀念獎學金,希望能對於生命科學教育有所幫助,而我也會持續投入生醫領域創新研發,讓台灣生醫產業的價值,能夠在國際舞台充分展現。

 

作者簡介: 瑞愛生醫創辦人,交大電子博士,主要從事顯示器、半導體、與生醫光電技術研究,發表26篇論文,擁有美國、台灣、中國、日本專利約300件,曾獲得經濟部新創事業獎、創新研究獎、潘文淵文教基金會年輕研究創新獎。

文章授權(創用CC授權)
by-sa
comment

CONTACT US

We're not around right now.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'll get back to you, asap.

Sending

©2019 Business Next Publishing Corp. 聯絡、建議隱私權

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

or    

Forgot your details?

Create Accou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