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寂的台劇新破口:用「看不到」的細節解構生死!《靈異街 11 號》製作揭秘

沉寂的台劇新破口:用「看不到」的細節解構生死!《靈異街 11 號》製作揭秘

 

文化部的研究報告中指出,2017 年台灣電視產業的總產值,整體來說,是相較去年成長的,尤其是線上影片和節目的製作,在 2017 年就相較 2016 年成長了 82.36%,而線上影片播送的產值,更是在 2016 年到 2017 年間有高達 186.51% 的成長。

因為數位化而增加的多元管道,除了讓線上影視這一塊的產值大幅提升,更讓觀眾能夠有更多元的選擇。

從傳統電視移轉到線上的趨勢中,可以發現觀眾的看劇口味正逐漸改變,從以往的長壽劇、偶像劇,轉往「類型劇」發展,不論是以麻醉醫師為主軸的《麻醉風暴》,或者是描述社會現況的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,都是台劇突破過去電視劇的體例,找到更真實、更細膩的方式去訴說台灣這個土地上的故事。

做類型劇最難的,就是「風格」與「真實」上的拿捏。

場景、動畫和特效要做的足夠明顯,讓觀眾看一眼就進入劇情設定,若背景是醫院,就要有醫院特有的冷調和專業感,若背景是新聞台,就要有我們熟悉的緊湊、高壓工作節奏;但又不能譁眾取寵,讓背景的風采搶過真正的故事核心,要看起來絲毫不違和,襯托出「人」的故事,讓真正的故事核心清楚地被凸顯。

而這正是即將於 2019 年 7 月 19 日在 LINE TV 上映的《靈異街 11 號》,嘗試打破的限制。故事描述李國毅飾演的男主角,在復活之後獲得陰陽眼,繼承爸爸的家業、擔任禮儀師之後,接觸了一連串的事件,漸漸地,自己的人生也有了變化。

題材設定觸及民俗文化、靈異,劇中更出現許多葬儀社、法醫解剖或大體的場景,所以製作團隊在美術及特效化妝上面,更花了許多心力去呈現劇中的氛圍,把「超自然」的靈異題材變得「自然」,讓觀眾不費力地進入劇情,更直接地感受劇本的故事核心。

 

 

影視心理學:降低背景複雜度,回歸劇中的「生死」主軸

 

在尋找理想場景的過程中,團隊遇到了許多困難,不是場地無法配合拍攝時間,就是硬體上無法配合劇組的設備,在經過三個月後的探查後,才決定要自行搭設。但要從無到有,搭出符合設定的場景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,美術指導擬定設計圖之後,才開始動工,包括葬儀社、解剖室、主角阿海(李國毅飾演)的家、洗屍間及靈堂這五個主要的場景。

提到這次搭景的過程,美術指導就強調,「雖然《靈異街 11 號》的主軸是在講生死,但是『未知生,焉知死?』,沒有一個人經歷過死亡,怎麼能夠告訴你一些關於生死的大道理呢?」所以在這齣劇的背景中,完全看不到任何標語或匾額,不帶說教意味,單純藉由一個主角本身是死者的劇情設定,引導大家去思考「死亡」這件事,能帶給還在世上的人什麼啟示?

美術指導進一步說明,過去幾年的搭景經驗上,總會放置一些比較搶眼的道具、或顏色的採用上比較大膽強烈,希望讓大家注意得到「背景」的存在;但到了後來,從劇本和整體呈現的角度去思考,才體會到背景在一齣劇中,最重要的是能夠帶出故事設定,讓演員、觀眾都能夠感覺毫無違和。

所以這齣戲,除了沒有任何具說教意味的標語之外,也希望降低背景的複雜度,單純透過場景的結構,表達「生死」的故事主軸。

根據心理學中的圖形-背景理論,在觀察一整個畫面時,人類會傾向於將感知到的東西,分為「圖形」與「背景」。圖形是清晰的,背景是模糊的,圖形較小,背景較大;圖形是注意力的焦點,背景則是圖形的襯托。

所以當圖形與背景差異越大的時候,圖形就越容易被感知—搭景也是一樣的道理,要讓觀眾看見演員的詮釋,在畫面上凸顯演員這個「圖形」,整體的背景就必須單純,才能把重點回歸到「人」的身上。

下生葬儀社內部的安排,就有這樣的用意—一進來,會先看到一個櫃檯,底部則是洗屍間,而這兩者之間,有一個非常長的走廊。

走廊上並沒有多餘的擺飾或道具來瓜分觀眾的目光,因為走廊存在的意義,就是「過渡」。

對於死者來說,這個走廊代表進入下一生的路;而對生者來說,這條長廊代表著與死亡的距離、是領他們走向親人的通道。這個漫長的走廊,不但過渡了生與死的狀態變化,也帶出了每一個在長廊上的人,面對死亡時的心境、方法都不同,也是這部戲想傳達的核心之一。

除此之外,為了要讓不同場景之間有所區隔,色調的選擇就很重要。在下生葬儀社、阿海的家和洗屍間這三個主要場景,都是圍繞著阿海爸爸為故事起點,所以畫面的色調就會是陳舊、有褪色感的暖黃色。

而另一個場景法醫解剖室,是法醫盛音(簡嫚書飾演)的工作空間,團隊就考量到解剖室的意象,以及簡嫚書所飾演的「法醫」的角色特質,最後選擇用偏冷的色調呈現。再對應到下生葬儀社,一個暖、一個冷,就能從場景中做出對比。

 

 

化妝還要研究死因?台劇品質的細節革命!

 

在《靈異街 11 號》的製作團隊中,「特效化妝」也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。因應劇情的設定,會出現為數不少的往生者、傷者,而這些角色的「妝容」要看起來真實,並不如想像中簡單。

特化團隊分享,這齣劇中的屍妝、活人身上的傷口和傷疤,以及事故發生的「假肢」,都是出自他們之手,「事前都需要先和劇組溝通,確認呈現出來的效果和劇本設定,我們才知道要怎麼做,在螢幕上才會看起來很真。」

以這齣劇裡需要的屍妝為例,背後要做的功課就非常多,「要先確認這具屍體的死因是什麼,以及屍體歷經變化的各種時間點。如果是外傷死亡,就要知道是被哪一種武器攻擊,石頭、刀子還是棍棒,在傷口上都會有不同的呈現。如果外觀有瘀青,瘀青隨著時間過程而產生的顏色變化,也是我們需要特別留意的地方。另外,還要考慮到季節,如果是夏天,屍體的腐壞程度就會比較快,還有屍體多久之後被發現?又是多久之後被冰起來?這些問題都會影響到我們的作業流程,和在畫面上的呈現。」

而這齣劇中的「假肢」特效,也花了團隊不少時間,除了上述的事前功課一定要做之外,「假肢會牽涉到骨骼的重量和質感,也要考慮到螢幕畫面上,需不需要拍攝剖面?以及劇情設定上,需不需要把假肢拿起來揮、或是做其他動作?或者假肢是泡水泡到腐爛,還是在陽光下曝曬?這些全部都會影響到假肢的結構。」

聊起在台灣從事特化的經驗,團隊解釋,以前,這些效果只會透過一般造型、或化妝去處理,但隨著影視產業的發展,有越來越多導演、影視從業者注意到特效化妝的重要性,「特效化妝是在北美起源、盛行的,台灣本來就發展得比較慢,但可以發現這幾年許多導演、或主創團隊,都願意給特效化妝空間去發揮,讓我們參與前期的設計,利用專業給團隊意見。」

 

 

「不搶眼」才是真正的成功 — 用自然美學,訴說「超自然」的故事

 

《靈異街 11 號》的製作團隊對於畫面細節上的用心,有別於傳統影視要求顏色強烈、要有存在感的美學;反之,追求真實、自然,讓觀眾有「理所當然」、「原本就是長這樣」的錯覺,更需要不同的專業協助,把關品質。

而團隊的成就感,正是來自於此,「重要的不是我搭了一個多漂亮、多大的景,而是我在裡面構思的小細節,在正片播出的時候,有人發現了,那是很有趣的。」

特化團隊也不約而同提到,「其實當觀眾認為,這個效果、或這個傷本來就應該是這樣的時候,就代表我們做到了,不會讓人刻意覺得『這是特化』;但當特化這個專業逐漸盛行,別人看到電視上的畫面,說出『原來這是你做的?』也會有種獲得認可的感覺,因為我們的努力被注意到了。」

支持團隊堅持品質的動力,除了觀眾,更直接的還有演員的回饋,「當演員在你做的場景裡、在你幫他化的妝裡感到安心,更能夠進入角色的時候,就代表你做出一個可以說服他的成果了。」

近年來,台灣越來越多「類型劇」出現,在幕後製作的精細度,與故事核心的犀利度上,都已脫離傳統影視的框架,整體品質不斷上升。越是單純的東西,就越困難,《靈異街 11 號》正是藉著場景與視覺的精細調度,傳達出真實的氛圍,告訴觀眾最直白的「生死故事」。

 

文章授權(創用CC授權)
by-nd
comment

CONTACT US

We're not around right now.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'll get back to you, asap.

Sending

©2019 Business Next Publishing Corp. 聯絡、建議隱私權

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

or    

Forgot your details?

Create Account